研究Research
您当前位置:中国动画产业网 >> 产业研究 >> 产业观察 >> 浏览文章
他们为什么要做戏曲动画
2016年01月25日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佚名   打印文章
报告页数: 图表数量: 报告价格:

  一个多月前,一部名为《墙头记》的动漫舞台剧在北京上演,以山东梆子为基础、辅以Flash动画的演出形式让许多观众颇感新鲜。其实,戏曲与动漫从未断了联系,往早了说,我国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以及之后的《骄傲的将军》、《大闹天宫》等,在造型、动作、音乐上都能看到戏曲的影子;往近了看,如今的动漫从业者也一直在尝试通过动漫的形式让戏曲在当下重焕光彩。

  爱戏曲,想用动画表达那种美

  在创办杭州戏蜂子动画设计有限公司之前,吴海峰是一名管理咨询师,拥有兰州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硕士学位,工作方向为企业流程再造和企业管理变革。但在工作之外,从小拜师学京剧小生的他是一个地道的“戏疯子”,不放过任何一个粉墨登场的机会。“我小时候在糖人、剪纸、年画甚至扑克牌中都可以发现戏曲的元素,现在却很少见到了。”吴海峰说,他认为一门艺术能否传承,首先要增加它的受众群,让大家在日常生活中就能接触到。

  后来,吴海峰发现动漫是一个扩大戏曲传播面的出色载体。于是,2010年9月,他辞职开始了创业,6年来,他和团队已经创作出了3部戏曲动画——以京剧、昆曲、越剧为主题的《戏匣子》、《昆虫戏苑》、《沙漠王子》。他对记者说,“我了解戏曲的美在哪里,我相信民族传统戏曲一定可以通过动画语言俘获观众的心。”

  在吴海峰决定创业的那年,1989年出生的邹四维正在中国戏曲学院念大二,他清楚地记得,那年春节他没有回湖南长沙老家,而是留在学校为即将到来的全国戏曲院校京剧学生电视大赛做准备,他的参赛剧目是《通天犀》。遗憾的是,他落选了。

  从小就喜欢画画的邹四维,起初对学习京剧并没有兴趣,在学画过程中逐渐爱上了自己的行当花脸,爱上了京剧。落选后,他很懊恼,于是拿起画笔调节情绪。很偶然地,他画出了一张名为《龙套》的画——龙套以背影出现,而龙套的面前是舞台上光鲜亮丽的主角。这张画得到了同学们的一致好评,邹四维这才发现,原来可以通过画笔告诉别人他心中的舞台和京剧是怎样的。

  毕业后,邹四维成了国家京剧院的一名青年京剧演员,在国家京剧院院长张凯华的支持下,邹四维为梅兰芳大剧院设计了一套五虎上将题材的京剧卡通形象,销售异常火爆;而他做的动画短片《戏瘾患者》也有几十万的网络点播量。“我画的这些是我眼中的京剧,即便是京剧门外汉也能通过它们读懂戏中的角色。”

  台湾漫画家林政德为了保证漫画创作的连续性,2000年只身从台湾来到大陆发展。在创作漫画《鹿鼎记》的过程中,林政德无意间发现了昆曲之美,但苦于漫画的表现力不足无法呈现。从那时起,他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通过动画传达中国传统戏曲之美。2011年底,他创立昆山粉墨文创发展有限公司。2015年,戏曲动画《粉墨宝贝》第一部制作完成并在央视少儿频道播出,让林政德念念不忘的昆曲终于在动画片里得到了完美呈现。

  要在尊重戏曲和

  娱乐大众之间取得平衡

  在2015年9月文化部召开的第三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文化部全国公共文化发展中心副主任李建军对戏曲动漫的发展表示,戏曲动漫是运用现代动画制作技术和表现手法演绎传统戏曲,将戏曲艺术中的人物塑造、表演形式、音乐舞蹈巧妙地运用到动画中。

  可见,戏曲动漫并非“戏曲”和“动漫”的简单叠加,而是开拓性的艺术创造。动漫舞台剧《墙头记》导演、中国戏曲学院新媒体艺术系教授于少非认为,尽管是把舞台角色通过动画方式进行了屏幕呈现,但毕竟是两种不同的媒介,因此角色设计还是要有所区分,动画部分在内容呈现上要充分考虑动画艺术的特点。“如果完全按照戏曲舞台表演要求,用动画展现服饰效果,必然会增加动画制作成本,而且效果未必达到预期。”

  昆山粉墨文创发展有限公司内容合作总监钟昭华认为,动漫的本质之一是娱乐,但过度娱乐会伤害到戏曲艺术,这是戏曲从业者和动漫制作者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在尊重戏曲文化和娱乐大众之间如何取得平衡,才是戏曲与动漫结合最困难也最重要的地方。”钟昭华说。在《粉墨宝贝》制作过程中,主笔林政德潜心研究昆曲,并请来江苏省昆剧院副院长王斌从翎子、头发、胡须以及水袖的飘逸度等细节,手把手教制作人员如何演绎昆曲的美。

  “戏曲动漫并不是简单地把戏曲卡通化,也不是把戏曲变成动画元素,而是利用动漫思维对戏曲的人物设定、背景、框架进行延伸和创造。”邹四维认为,戏曲动漫如果想要发展,首先要满足动漫的条件,“得是人们喜欢看的动画片,然后才能提戏曲,而戏曲也不能是简单的元素符号呈现。”他并不满足只突出一段唱腔、一套服饰或几张脸谱这样的戏曲动漫,从打定主意走这条路开始,邹四维便开始学习动画制作软件。

  戏曲动画怎样打开市场?

  最让吴海峰懊恼的莫过于戏蜂子的三部戏曲动漫作品至今尚未投入市场进行宣传与发行。“大家听到戏曲动画的第一反应都是‘很好啊,你干的事情很有意义’,但投资方并不愿意投资,觉得戏曲都没有人看,凭什么看戏曲动画。” 吴海峰说,“有些戏曲动画把戏曲照搬成动画,不但在动画领域得不到认可,在戏曲领域也被认为是错误解读,甚至让人觉得戏曲很滑稽。加上缺乏好的宣传与发行营销团队,所以戏曲动画这块市场很难打开。”不过,他坚信戏曲动画必将走向商业模式。

  在谈到《粉墨宝贝》的盈利模式时,钟昭华表示,原创品牌的生命力强不强取决于品牌创立之初是否在每个环节都考虑到市场。“《粉墨宝贝》在形象、剧本、音乐等设计过程中,都会充分考虑到市场流行趋势,考虑每个形象的商业价值转换能力,能做成哪些类型的衍生品,做出的衍生品如何吸‘睛’。”

  最近邹四维正在筹备一部京剧主题的动画剧集,他常听圈里人说京剧要改革创新。“创新就要彻底打破许多原有旧观念,但未来的市场会怎样,并不确定。”他说。虽然多数观点认为动漫最大的受众群是青少年,但他并不愿给自己的作品打上低龄化标签,“作为一个京剧从业者,我知道京剧不只是优雅的,还有暴力美学和酷炫,其受众是成年人。”

  吴海峰自称是“比较悲壮的文创人”,但他愿意做“先驱者”甚至是“先烈”。“任何一个投资商或企业都很现实,希望你把品牌运营好了,拿来就能用。”他认为戏曲动画最大的问题还是当下人们对戏曲底蕴了解不够,戏曲大环境堪忧。“戏曲比较萧条,戏曲动画的商业价值就很弱。戏曲动画要走出有商业价值、有文化品位的前景,可能还要付出五到十年的努力。”

相关链接:

中国动画产业网版权说明:

凡注明来源于“中国动画产业网”的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为中国动画产业网。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动画产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收费报告
《中国动漫产业结构优化研究》出
作者: caa2012
时间: 2012-05-03
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资深制片人李家国撰写的
网络动画,高点击率不等于有钱途
作者: caa2012
时间: 2012-08-27
网络动漫,高点击率不等于有钱途
人气排行
今日排行
年内排行
  • 动漫人忧过分依赖政府动漫企业会
  • 我国动画电影宣传推广模式分析
  • 经典娱乐角色品牌的魅力何在?
  • 发达动画时代的传统和颠覆
  • 做动漫展会的人,自己先要开心
  • 从版权到资本,构建动漫产业商业模
  • 动画电影也要讲一个好故事
  • 国产动漫:祛除虚火才能真火
  • 国产动漫技术不差 市场为何持续低
  • 借旅游实现动漫节的差异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