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Education
您当前位置:中国动画产业网 >> 动漫教育 >> 教育资讯 >> 浏览文章
动漫人才去哪儿了
2019年07月18日   来源:新华社 作者:佚名  打印文章   

  对东莞人小夏(化名)来说,广州是她开始职业动漫生涯的起点,从学画到工作,她已在广州工作、生活多年。

  小夏入职的第一家公司是做原创动画电影的,这在广州属于少数。对于从事分镜师工作的小夏来说,参与动画电影项目是很好的锻炼机会。然而,公司的原创电影做了四年,进展缓慢,因为“实在赚不到钱”,小夏跳槽去了一家以游戏广告外包为主业务的公司。

  “广州美院毕业的人才,很多能力比较强的都去了北京、上海和杭州。”没有机会做难度更高的原创项目,让小夏开始盘算新的职业规划,她对《瞭望东方周刊》说,“等经验累积够了,会去北京或者杭州寻找新的工作机会,先在圈子里打好基础,有机会的话,再参与难度更高的项目。”

  然而,北京的动漫企业似乎正在“流失”:幸星国际、梦幻动画、其欣然动画等北京的动漫企业,纷纷在其他地区的动漫基地落户。

  企业的转移、人才的流动,在动漫产业里愈发频繁。动漫企业和人才为什么来?又为什么走?城市该如何留住动漫人才?

  候鸟式企业

  “北京很多动漫企业转移到二线城市的动漫基地,这是近些年比较普遍的现象。”财政部文化产业专项资金评审专家委员、中国动漫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胡月明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北京一家动漫企业的中层管理人员对本刊记者坦言,作出这种选择,最直接的原因是成本考量:“早些时候,北京对于动漫企业还是有不少扶持政策的,但现在给的补贴少了,而北京整体的房租成本、人力成本负担又太重。”

  北京不少动漫企业已过起两个城市间的“候鸟式生活”:在政策扶持力度更大的地区注册公司、享受补贴,将原创研发和运营团队留在北京,将劳动密集的制作环节放在人力成本更低的地方进行。这也是近年来“京产”动画产量排名有所下降的原因。

  受到北京的辐射,天津在京津冀动漫产业发展区中占据着重要地位,尤其是天津国家动漫产业综合示范园扶持政策的力度较大,包括帮助人才落户,为创业企业提供低廉的房租、公共技术服务平台设备设施免费使用,提供融资平台并协助企业申请各级政府产业扶持资金,带企业参与会展活动、推广作品等。

  据悉,开园后,天津国家动漫产业综合示范园吸引了包括博纳影业、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华策影视、引力传媒、中视金桥等在内的知名影视和传媒公司入驻,动画电影《大护法》的制作团队好传动画也将公司地点注册在了天津国家动漫产业综合示范园,并在这里完成了《大护法》的制作。

  动漫产业研究者李国聪分析,在北京,面对布局全面、种类繁多的文化产业,动画产业不太可能成为拉动性核心力量,相关政策优惠和扶持也略显“平淡”。“当前,北上广深的动画企业纷纷向具有产业集聚优势的江浙一带转移的趋势,或为印证。”

  而北京作为全国文化中心,“有人才、有资源、有机会”,产业链条完备,创意氛围浓,又让动漫企业选择将北京作为原创项目的运营基地。

  东方梦工厂CEO朱承华对《瞭望东方周刊》说:“对于中国的本土动画人才而言,其实他们并不缺乏能力和创意思维,而是缺少在大项目上面的经验。”相对而言,像东方梦工厂这类能提供国际大制作项目的企业,在国内并不多,且大部分集中在北京和上海。

  不过,大公司中竞争压力大、个人上升速度慢,也让动漫人才有了另外的考虑。小夏告诉本刊记者,近些年广州有不少动漫企业从北京“挖来了大佬”,她参与过的动画项目就“挖”来了曾供职于十月文化的经验丰富的人才,“可能在北京大公司里做螺丝钉久了,想进入动画电影的管理层”。

  “好吃的”是关键

  对于北京的动漫人来说,较高的生活成本、繁重的工作压力让他们对北京又爱又恨。专注于动漫产业观察的自媒体“三文娱”曾开展“动漫行业从业者宜居度调查”,北京的很多从业者从“幸福感”角度出发,选择去了杭州发展。

  天津漫画家张三疯就认为杭州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更友好,另外,杭州的城市服务水平也比较高,办事机构“平易近人”。这或许是许多漫画家愿意前往杭州发展的理由。

  “三文娱”在问卷中发现,一位漫画师提到了“外卖好不好吃”的重要性:“吃占考虑因素的大部分,外卖决定了作者的食欲,食欲决定心情,心情决定产量,所以‘好吃的’就是关键,而且外卖发达程度也很重要”。

  其实,对于注重创意的动漫行业从业者来说,衣食住行上的满足格外重要。

  在这方面,成都和杭州都占据着优势。

  杭州高新区(滨江)是杭州动漫企业聚集地,办公环境优越,近年来因地铁开通等因素,滨江上班族所青睐的租房区彩虹城、西兴和白马湖等地房租上涨, “7000元/月很常见”,对于月薪区间在4000元到8000元的普通编剧和漫画师来说,负担不小。

  但近年来杭州高新区也通过提高人才租房补贴力度和建设人才社区来缓解这一问题,新引进的全日制应届博士、硕士毕业生第一年可分别获得3万元和2万元的一次性生活补贴,后续两年还有一定的租房补贴。

  成都并不以政策扶持力度大为特点,相较于北京和上海等地而言,投资机构的密度也有限,但成都吸引动漫产业聚集的一大因素,就是城市的生活节奏非常适合创意人才。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动画系主任艾胜英给《瞭望东方周刊》总结了成都对动漫从业者的几个吸引点:环境优美、美食众多、生活便利、节奏适中、经济成熟,生活成本又较一线城市低很多。

  动画公司艾尔平方的创始人卢恒宇就表示,员工的幸福感是他考虑将公司落户何地的因素,2012年他在北京成立了工作室,但2013年又在成都正式注册了公司。

  “氛围”有多重要

  以重工业起家的武汉在文化产业上并不算发达,不过,很多动漫从业者都知道武汉光谷创意创业产业基地和光谷软件园动漫基地,这里聚集了武汉七成的动漫相关企业,武汉最大的动画公司江通动画就坐落在这里。

  在武汉动漫人看来,虽然武汉的整体文化消费水平不高,但是动漫文化氛围浓厚,本地动漫圈的人相识时间久,经常聚会交流。创刊于武汉的漫画杂志《知音漫客》销量曾超越广州的《漫友》,创下国内漫画杂志销量纪录。近年来,杭州很多知名漫画公司也在武汉设立了分公司,如夏天岛。

  “城市的产业环境对动漫作品的孵化和动漫人才的培育有很大的影响。良好的产业环境可以让从业人员互通有无,互帮互助,携手共进。”艾胜英说。

  胡月明认为,城市吸引动漫人才的首要元素是城市文化经济的综合发展水平,户口政策、住房优惠和高薪虽然重要,但行业氛围也是能否留住动漫人才的关键要素,“氛围有些抽象,但又能感受得到”。

  举例来说,上海国内外高端资源集中、城市文化氛围开放多元,更能吸引海外艺术创意人才的落地,同时提升本土优秀创意人才的视野,这使得上海动漫产品更具有国际化基因,也更利于出海发行。

  此前,上海曾提出“成为亚洲领先、全球知名动漫产业之都”的目标,并提出了七大路径与举措推进动漫产业发展,其中一条就是鼓励上海企业“走出去”,支持有条件的动漫游戏企业开拓海外市场,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市场;对于“走出去”业绩优秀的企业,给予30万~80万元的奖励。

  东方梦工厂总部地处上海的文化新地标西岸艺术长廊,紧邻油罐艺术中心、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等,为了拓宽人才的创意视野,除了开设动画电影制作软件使用操作培训、艺术家成长技能培训、专业素养培训及艺术鉴赏课程,还曾邀请享誉国际的动画制作大师讲动画公开课,帮助团队在动画电影创作及制作上与国际一流水准接轨。

  “我们会坚持开展创意项目,包括年度创意头脑峰会,邀请来自好莱坞的创意领袖和青年创意艺术家来到上海总部,进行为期一周的交流分享,公司的员工也可以通过这些创意交流获得更多的灵感。”朱承华说。

  离开与回归

  在胡月明看来,对于动漫产业的发展,产业扶持政策是必要的,但不是万能的。

  长期以来,地方的动漫产业基地承担着提供平台与资源整合的重任。尤其是在动漫产业形成和发展初期,地方政府往往扮演着重要的规划者和驱动者角色,政策驱动型的城市动漫产业基地不在少数。

  “但并非有了园区、有了员工、有了电脑就有了动漫产业,关键是要有创意和人才。”胡月明说,“如果在一个产业基础薄弱的城市做动漫企业,会非常艰难,它们孤立地存在着,没有交流,也就难有创意。”

  政策手段“促聚容易促合难”,当动漫产业进入深度发展期,资源整合与产业链各环节的协同,将成为产业提升效能的关键,政策驱动型的产业聚集区如果不能应对这种更加复杂的要求,早期的优势就会转化为劣势。

  人才困局的背后是产业发展模式的不合理。很多动漫基地整体规模看似庞大,但实际上动漫企业“集聚而不集群”,产业链各环节合作缺失。同时,很多地方的动漫产业基地资金流弱,市场化基因缺失,放大了原创项目的风险性,陷入了“本地资金不愿投资原创项目-原创项目少-优秀人才为寻找更好的发展机会而流失-创新力得不到提升”的怪圈。

  其实,从动漫产业的积淀来看,湖湘地区也是动漫产业发展较早的地带,尤其是电视动画时代,其动画产量与质量都不容小觑。“动漫湘军”的崛起主要依托湖南广播电视产业的发达,播映渠道竞争力强,不仅在上世纪90年代年产量领跑全国,还诞生过《蓝猫淘气3000问》这样的品牌动画片。

  进入21世纪后,新媒体动漫和游戏崛起,“动漫湘军”的产业结构趋同,整体融资困难,导致动漫人才出走。湖南省动漫游戏协会秘书长杨春玉曾对媒体表示:“人才外流造成了湖南本土动漫游戏产业的青黄不接,让人才回流是湖南动漫游戏行业发展的迫切需要。”

  2015年,面对本地动漫产业竞争力的下滑,湖南提出动漫企业抱团发展的理念“促合作”,开始打造整体品牌形象。

  《蓝猫淘气3000问》总编剧罗沐曾于2004年离开湖南,前往江苏等地,担任过多家动画企业的高层职务,2018年,受总部位于长沙的漫联卡通文化有限公司的邀请,回到长沙担任该公司的执行总裁。

  “地方发展动漫产业的关键是创意人才,领军人物和领军企业很重要,此外,政府正确的引导也很重要。创意人才往往不具备管理能力,在企业经营管理方面多有‘短板’,这需要政府给予指导和贴心的服务。”胡月明说。

中国动画产业网版权说明:
1、本站部分图文信息来自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此类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均由原作者及由上传者自己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信息的任何连带责任。
对有明确来源的信息注明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原作者认为侵犯了自己的权益,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及时处理(如标明来源、删除等).
2、注册会员原创的作品,本网享有展示使用权,源文件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其他网站及传统媒体如需使用,须注明作者及本站链接,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凡本网原创图文作品,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网络媒体出于非商业目的转载时请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动画产业网 ”;网络媒体出于商业目的转载或传统媒体转载时,须事先取得本网书面授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4、未经本网明确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本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
5、所有网友一旦登录本网,即表明已经仔细看过本条款并完全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