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资讯
您当前位置:中国动画产业网 >> 动漫资讯 >> 国内要闻 >> 浏览文章
2019上海网络视听季网络动画沙龙举行
2019年07月29日   来源:澎湃新闻  打印文章

  7月25日,2019上海网络视听季网络动画沙龙在沪举行,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处、上海市网络视听行业协会的相关领导,以及绘梦动画创始人李豪凌、尚世影业五岸传播常务副总经理周瑜、腾讯动漫高级经理蔡林煊、七创社创始人曲晓丹、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出席了本次视听季活动。

 

  在国内网剧、网络综艺早年野蛮生长阶段结束后,这两年可以看到,网络动画开始了迅速发展,不论是B站上国产动画专区的开设,还是其他视频网站上国产动画IP化的优质口碑,都是国内这一行业在逐渐步入春天的信号。据伊恩数据和中山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我国动漫市场规模2018年达到1700亿,用户主要以90后和00后为核心。

 

  从数字上看,国产动画这几年都在以比较令人满意的速度发展,但背后依然有不少难以克服的行业难题。围绕目前国产网络动画的发展、表现和背后问题,今年的上海视听季总共进行了6场主题演讲和1场圆桌论坛。

 

  绘梦动画创始人李豪凌

  用标准化流程创造更多精品

 

  绘梦动画在国产动画中一直是走在前列的前排兵,前几年出品的《从前有座灵剑山》、《狐妖小红娘》都是国产动画中的优质作品。创始人李豪凌说,他完整经历了国产动画这几年的发展, 2013年到2014年是国产动画的蛮荒期,大多数用户倾向于日漫,B站的属性也是日漫属性,但到如今,已经能看出,中国观众和青少年关注于国产动画的人数逐年递增,绘梦至今已经承制了42部动画作品。

 

  在蛮荒期,他当时感到最大的困惑是产能,“非常非常匮乏,我也找不到任何人,去哪里找人做好动画是最大问题。”后来在日本之行中他得了一些启发,"他们有统一的标准和流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大概是这样的概念,所有体系标准定量是统一的,所以产生的效果就是,一旦有一部作品需要所有动画公司一起合作,那么可以很快产出一部高质量的作品。"

 

  李豪凌先是制定出了一个全流程的管理方式:众包体系。在当时的网络环境下,李豪凌用“最土的办法”,靠QQ群来实现,建立在线的制作流程体系,“慢慢的从2013年2014年,把流程体系建立完以后,在不同的体系设立我们的分支机构,我在每个分支机构里面,通过我们自己制定的标准化的流程,来让每个分支机构的创作者,能够达到统一性。”而在每个分支机构中,都有各自有经验的制作人,培养有潜力的青年导演。逐渐的在这种体系之上,又形成了提供高质量制作环境的大中台,和用来接独立开发项目的小前台。

 

  针对未来未知的庞大市场,李豪凌指出,动画制作人唯有建立一套独立完整的制作流程体系,才能让更多的导演和制作人参与到原创动画的发展当中,才可能在其中有更多精品出现。在他看来,未来的观众需要的并非是数量了,“未来的观众,更多的看的是一个精品。”因此从2018年左右开始,绘梦每年都固定做12到13部作品,这也是他认为应对未来更年轻观众需求的方式。

 

  七创社创始人曲晓丹

  Z世代用户黏性高消费能力强

 

  李豪凌所提出的,未来观众对动画的要求,未来观众都是什么样的人群呢?来自七创社的创始人曲晓丹分享了关于他对目前国内ACG用户的一些侧写分析,他称95后00后年轻人为Z世代。

 

  曲晓丹表示,目前泛二次元人群达到3.46亿,其中大部分是Z世代,18岁往后的年轻人,市面上主流动画视频的漫画和手游APP用户也是Z世代。这一代首先就是从B站开始精神世界的成长,“甚至不光看视频,包括学习,包括在B站上去交友,都已经习惯了。”

 

  他总结了Z世代的几个重要特征。一是学习能力很强的,他们成长于网络时代,而不是通过老师,通过书本,去获取最新的信息,因此他们热衷于从日本传到国内的宅文化,大部分在家里玩游戏,看漫画,看视频。

 

  二是,能够拥抱新的经济形态。比如说,近一年,可以看到所谓的网红带货,也是Z世代造就的一种现象。网红播出在网络卖货,一分钟就能够卖出上十万件,这是过去难以想象的。曲晓丹总结,“他们习惯了通过自己喜欢的群体和喜欢的人跟自己传达信息,而不是通过官方渠道或通过广播广告。”

 

  第三,Z世代并非只用网络看视频看动画,也会用来学习。比如在B站上,近几年学习类博主也成为一个热门门类,知识类视频的观看量很大,“不是通过看书,不是通过参加各种学习班,而是通过视频网站上自学,自己寻找资料。”

 

  而在国产动画能够链接的领域中,不可忽视的还有Z世代对于消费理念的改变。曲晓丹分享,“Z世代在一些日常消费的价格在3000元以上的产品占30%多,代表父母非常愿意给孩子花钱。通过网络平台大面积延伸,显现00后喜欢这种消费模式以后,现在变成主流消费方式,反而逛线下的不多。” 以七创社公司为例,旗下动漫作品的衍生品一年销售额在1000万左右,今年可能有更高的增长。

 

  实际上,今年大白兔奶糖品牌一系列联名产品爆红背后,是一批支持国潮的年轻人在投票,这证明动画IP与国货品牌的联动,将是充满力量与温度的跨界新方向。

 

  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钟鼎

  如何留住动画人才

 

  生态环境的良性发展除了对合作模式的思考,了解未来观众爱好和动向,业内人才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难题。如何为中国网络动画产业注入新鲜血液,如何让更多优秀的从业人员参与到产业发展的过程当中去?来自广州美术学院的副教授钟鼎讲述了有关网络动画人才培养持续性的话题。

 

  钟鼎对此先是提出了一个并不乐观的数字,在广州美术学院动画专业学生的就业选择中,80%的毕业生没有选择动画创作,而是去了游戏公司,因为“这些企业能够给到的薪水是远远高过动漫行业的”。剩下的20%里还有很大一部分基本功扎实的,能力强的,选择了做美术培训老师,最终进入国内动画产业的人才寥寥无几,在他看来,物质条件是导致网络动画产业人才流失的主要原因。

 

  此外,钟鼎教授分享了他作为老师对于动画人才能力的看法。他表示在学生培养中,他重视的首先是执行力,就是“快速表达”能力,学生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把想法表达出来,把创意呈现出来,但是,“有的时候我们的考试是与这个背道而驰的,考美院,考动画专业的时候,经常要求你画慢些。”但是在团队中,把想法创意表达出来越快越好,这恰恰是现在学生需要的能力。第二个是“一专多能”,这也是不少知名的动漫企业非常看中的,他们要有自己的特长,也要有上下流程衔接的能力;还有一点就是“自我完善”,知道自己的缺点在哪里,然后自我学习。

 

  除了个人能力,钟鼎教授提出,团队合作是企业非常看重的,这个产业本质就是流程工作,“班里真正好的学生,只有不超过30%,有的学生其实能力有限,如何在这个过程当中协调同学与同学之间的合作,其实也是非常非常关键的。” 最后,他认为,提高学生的眼界非常重要。“我们通过非常短小的训练,把一些学生凑在一起,让他们做一些尝试,全流程,但是很短。比如只给一个月的时间,四个同学,要求在一个月内完成一个游戏作品的一环。”

 

  SMG五岸传播常务副总经理周瑜

  接轨国际平台,寻求合作道路

 

  当国产动画逐渐发展出精品化道路后,如何与国际接轨是一个值得开始思考的问题。国产电影、电视剧都能以不同方式登陆国外平台,展现中国文化,国产动画同样也应当承担这种使命。来自SMG旗下五岸传播的常务副总经理周瑜回忆,前年,上海电视台接待一批批来自拉美地区的同行,最后大家互动环节当中,说到熟悉的中国动漫形象,对方开始打开WIFI搜,最后说出的是《七龙珠》和《足球小子》。这件事给了周瑜很大触动,她感受到国产动漫并没有真正走出海外,甚至在网络上也难查其名。

 

  在周瑜看来,助力中国国产网络动画出海有三种方式。“第一种就是抱团出海,参加中国联合展台。国际有几个非常知名的影视节展,比如专门针对动漫的法国昂希动漫节,我们当面把中国福娃搬到现场,是一次很好的形象外宣。”第二种是合拍。周瑜指出,包括BBC,eOne等在内的公司都对合拍很感兴趣,比如优扬动漫与BBC合拍了动画片《小怪物阿蒙》。“对于国际公司来说,他们现在想进入中国市场,找中国的合作伙伴是一个捷径。”

 

  第三种方式,就是在海外寻求当地产业链的合作,比如动画片《超级飞侠》。“2017年的戛纳电视节,我在尼斯看到一个小朋友拿了两个超级飞侠,给我印象很深。”周瑜说,“他们通过和当地伙伴的合作,推动全产业链渠道的宣发铺陈,进入当地少年儿童的视野,这才是网络动画真正的’出海’之道。”


延伸阅读
中国动画产业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于“中国动画产业网”的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动画产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
其它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