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资讯
您当前位置:中国动画产业网 >> 动漫资讯 >> 国内要闻 >> 浏览文章
河北动漫:追梦青春图破壁
2019年07月26日   来源:河北新闻网  打印文章

  继IT产业之后,动漫产业迅速崛起,被誉为21世纪的朝阳产业。近年来,河北动漫产业追寻心中的一簇光和亮,一路摸索,寻找特色,打造品牌,逐渐走向成熟。但毋庸讳言,河北动漫的未来之路依旧漫长。

 

  据业内权威机构统计,2018年中国动漫产业总产值突破1500亿元,较上年增长13.7%。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近3.5亿,在线动漫用户达2亿多。

 

  金矿深埋,消费潜力巨大。

 

  自2006年12月出台《关于推进动漫产业加快发展的实施意见》以来,从代工到原创,从零散到产业链,从引进来到走出去……河北动漫执着前行。目前,河北已成功举办两届国际级动博会,世界著名动漫游戏企业和IP机构纷纷赴会参展交流,给河北动漫产业发展带来诸多启迪,注入强大发展动力。

 

  今后,河北动漫产业之路该怎么走,亟待突破哪些瓶颈痼疾,尚需从哪些领域发力等课题,仍需深入研究和思考。

 

  1

 

  依托地域资源,提升本土原创力

 

  河北成功举办的第二届国际动漫游戏产业博览会,俨然是一个动漫和游戏的王国。

 

  7月12日,北京资深游戏玩家王子斌来到正定古城,一头扎进石家庄国际会展中心8号馆。“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业内IP来参展,对河北动漫的地位刮目相看!”他告诉记者,北上广深等地动漫节他也都参加过,而河北这个动博会,却是头一次来,感觉很有发展潜力。

 

  从红警到三国志,从仙剑奇侠到反恐精英,从暗黑到魔兽世界……现年36岁的王子斌目前就职于北京中关村一家网络公司,他见证了动漫游戏近些年在中国逐渐发展壮大的历程。

 

  “探索期、停滞期、缓慢发展期和高速发展期……”王子斌说,业界认为当前中国动漫游戏正处于高速发展期,但把视野放宽,跟世界上其他动漫游戏大国相比,我们其实仍处于摸索期,“快速发展与艰苦摸索、残酷洗牌并存,近几年尤为明显”。

 

  具体到河北的动漫游戏,人们又有怎样的认知呢?

 

  “游戏领域,似乎没啥大动作,动漫有些印象。《豆丁的快乐日记》,央视上看过一点,挺好的,其余印象不算深,存在感不强。”王子斌等人表示。这是实情,因为即便河北的动漫游戏爱好者,也很难列举出源自河北的动漫形象和游戏名称。

 

  “年轻人最直接,喜欢什么就是什么。这很值得我们思考。”石家庄市动漫协会会长尚晓雷告诉记者,2006年左右,河北动漫游戏产业刚刚起步,由于起步晚、底子薄,最初各企业大多是做代工,类似小作坊,“做代工挣到了快钱,但丧失了话语权,整个创意构架和战略决策触摸不到,‘不做代工做原创’成为河北动漫人的梦想。”

 

  近几年,得益于国家和本地的政策扶持,河北动漫游戏出现了不少原创作品。

 

  精英动漫打造核心IP内容动画系列片《精灵梦叶罗丽》,国内互联网播放量突破130亿次;铸梦动画原创IP《墓王之王》开创国内动画墓派武侠先河,网络点击率达19亿次;深度动画的《咔哒盒子》,在爱奇艺、腾讯视频播出……

 

  然而,动漫游戏发展到今天,在残酷的资本竞争和技术创新之下,原创之路如何才能走得更扎实稳妥?

 

  “要有战略眼光,差异化发展。”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院长黄心渊认为,如今动漫与游戏行业已较为成熟,要想取得突破,需在模仿借鉴基础上,扎根本土独特资源,深挖原创题材。“河北动漫游戏经过十余年发展,已经到了破壁阶段。河北是文化大省,要把独特的资源禀赋变为原创的深厚滋养,才能突出重围。这是别人夺不走的,也较容易形成自主知识产权。”

 

  对此,衡水民俗画家刘现辉深有体会。日前,他把“刘现辉民俗画”品牌注册商标,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的原创作品。“以前我就是画漫画,近几年接触动漫游戏之后,才意识到以擅长的民俗题材打造动漫产品更容易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这位专注于乡土民俗的画家说,他成立了衡水承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京津等多家动漫公司达成合作意向,专门致力于燕赵民俗动画的研发制作。

 

  立足本土资源,有的刚起步,有的已推出相对成熟的原创。河北乐聪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2017年8月正式挂牌新三板,目前拥有自主知识产权300多项。“做原创最忌漫天撒网,我们扎根廊坊,深挖名人典故,以‘大事不糊涂’而闻名的北宋宰相吕端为原型,推出了‘国士吕端’这个原创动漫IP。”该公司创新总监郑岩峰,一边展示戴着宋朝帽翅形象的动漫IP,一边向记者介绍说:“目前,我们正在探索与游戏的深入结合,努力推动这个名人卡通IP形象跨界发展。”

 

  “世界动漫游戏未来发展趋势之一,必然是立足本土资源的原创,追求多元化、独特性。”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动画导演西蒙说,迪士尼有迪士尼的风格,日本动漫有日本的特点,河北有独特的文化、非遗和传说,期待你们做的更河北、更中国!

 

  为了激励原创精神,我省一直在探索设立省级扶持动漫产业发展专项资金和省级动漫原创奖项,支持优秀动漫原创产品的创作生产、民间动漫素材库建设、建立动漫公共技术服务体系,完善动漫产业链发展的关键环节。“希望今后可采取贷款贴息、配套资助、奖励、项目补贴等资助方式,进一步支持咱们的原创生产。”不少河北动漫游戏企业道出共同心声。

 

  2

 

  应对虹吸效应,聚集人才实战力

 

  动漫的世界,二次元精神熠熠闪光,青春梦想另类炫彩。

 

  7月,石家庄地铁一号线,布满各种动漫元素的10号车格外吸睛。这辆地铁专列从石家庄西郊出发,驰向古城正定,全程不到一小时。某种程度上,承载了河北动漫的热情和追梦的速度。

 

  低能耗,低污染,高产值,潜力大——为了尽早掘金动漫游戏产业,北上广深杭等城市很早就建起动漫产业基地。然而,一个最基本要素的匮乏问题始终横亘,那就是人才的培养和引进。

 

  “这是很多行业的通病,动漫游戏产业尤为明显。”游民星空CEO孙中海说,“创意”被公认为是动漫游戏产业的核心属性,“产业发展鼓励创造和创新,最终,这一切都得落在人力资源上”。

 

  动漫产业链,上游是内容方,包括原创动画公司和漫画公司等IP内容提供方。中游是渠道发行方,包括网络视频平台、电视台、电影院线、漫画杂志等。下游是基于IP的衍生品开发公司,衍生品包括游戏、服装、主题公园等。据业内人士称,预计未来3至5年,中国动漫游戏人才缺口将达60万人。

 

  动漫游戏是一个青春的行业,目前整条产业链都人才匮乏。全国如此,河北亦然。

 

  “高端人才引不来,本地人才留不住。与京津相比,我们不占优势,虹吸严重。”孙中海说,由于缺少人才,仅就内容生产而言,很多游戏公司力不从心,无法实现对技术和艺术的精耕细作。

 

  “河北企业中,有两年工作经验,就已算老兵了。”电竞比赛网易游戏河北区负责人孟旭涛介绍,近年电竞发展势头非常好,河北也初步形成产业链,前景可期,但一些公司非常缺人,游戏赛事策划运营、执行传播等环节人才缺口很大,满足不了河北的市场需求。

 

  这种状况已引起业界重视,目前在各方努力下,正在逐渐发生改变。

 

  尚晓雷说,近几年全国很多高校开设动漫游戏专业,但是,企业对动漫人才,特别是游戏人才的需求,仍难以满足,重要原因是教育与产业脱节,不清楚究竟需要什么。

 

  对河北而言,目前最缺兼通艺术与技术的初中级复合型人才。近年来,河北很多大中专院校加大培养技术型人才力度,并有计划地加强动漫编剧、导演及营销等领域人才培养。如今,仅石家庄就有30余所大中专院校设立相关专业,开始有针对性地培养游戏美术设计师、动漫游戏造型设计师等紧缺人才。

 

  “动漫游戏是个高度灵敏的行业,用人并不唯学历化。”韩国文化内容授权协会会长赵泰奉的这番话,河北很多动漫企业深有同感。目前应届大学毕业生是从业主力军,但动手能力差,往往得先到专业培训机构“回炉再造”。记者了解到,为了打造团队,如今石家庄、唐山、邯郸等市纷纷成立产学研基地,从教学一线就开始培养实战能力、打造团队力量。

 

  “此外,还可通过互联网,发掘和培养散落在民间的力量。”西蒙说,漫画领域可通过网络比赛发掘新人,经专业制作人指导,与其签约或帮其组建工作室,“把爱好变成职业,创作出受欢迎的作品。网络可提供便利,能够打破地域限制”。

 

  人才如水,越聚越活。“之前是人才虹吸,当下大环境正悄然发生变化,呈现虹吸与回流并存局面。抓住回流机遇,可以实现双赢。”河北铸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袁大鹏说,北上广深等动漫游戏发达地区,吸走了大部分人才,但因生活成本太高,现在很多人才选择回流。“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大背景下,人才流通、技术交流、文化衔接越来越紧密,不少走出去的人才、甚或是外地人才已把目光投向河北,这对河北动漫游戏发展推动作用很大。”

 

  3

 

  完善产业链条,涵养生态成长力

 

  动漫游戏是一个新兴文化产业,具有文化和商品的双重属性,但土壤生态并不健全。

 

  “要了解自己的用户。河北动漫游戏企业,只有生产出贴近消费者的优秀产品,才能在5G时代占得一席之地。”中国动漫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浩说。“用户至上。希望未来,成年人也能在动漫游戏领域寻到快乐。”日本手塚公司制作局局长宇田川纯男的话,很值得寻味。

 

  展望未来之时,中日动漫游戏界的两位业界大佬均郑重提到用户,即消费者。

 

  “动漫游戏并非与成年人无缘。可针对成年人的产品,为啥这么少?”许多成年消费者纷纷表示。某种意义上讲,这不仅是产业问题,更是深层次的社会文化价值取向问题。

 

  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泛二次元用户规模接近3.5亿,在线动漫用户达2亿多。其中,95后占动漫用户的49.8%,90后为22.1%,80后为25.9%,70后为2.2%。目前,国内的动漫几乎都是针对未成年人,吸引不到高消费群体的成年人。

 

  这一现状必将影响整个动漫游戏文化生态的可持续发展。

 

  一个健康循环的生态圈,不能只盯着速生植物,而忽略其他,更不能无视土壤、阳光、雨露和气候。作为一种新兴产业和文化现象,动漫游戏的种子不像蒲公英那样,可以自己生根发芽,它需要种植者精心培育,方可真正扎根土壤。人才、企业、政策、城市文化、社会舆论、消费对象等需要携手而行,不可或缺。

 

  “河北起步晚、底子薄,更需保持耐心,从更宏观视角去精准布局,充分释放消费力。”王子斌说,产业链不健全以及商业模式不清晰,很大程度上源自产业生态环境供给乏力。技术、平台、服务、人才培养、知识产权、潜在消费……孕育一个成熟的IP,应有大生态观念,多方面着手,不断完善产业环境,以此打造健康的生态体系。

 

  河北的独特区位和深厚文化积淀,恰恰给予动漫游戏产业一块茁壮成长的土壤。目前,全省从事动漫相关企业已有近百家,涵盖漫画、图书、动画片制作、网游、手游、动漫衍生品等领域。其中,河北玛雅影视有限公司等12家企业通过国家动漫企业资格认定,石家庄、唐山和邯郸形成3个动漫产业基地(园区)。

 

  “期待政策扶持、资金支持,特别希望融资渠道更丰富更通畅。”衡水和保定不少企业人士介绍,近几年,河北通过政府补贴、降税以及就业方面的政策来降低企业成本,但是在融资方面,一些金融机构不愿将贷款投向本土项目,本土动漫企业难以有效融资,造成项目运作困难。他们期盼,政府对已初具规模的动漫企业进行引导扶持,帮助其解决融资困难,鼓励、引导其与实力较强的公司搭桥联姻。

 

  记者了解到,在动漫游戏产业发展初期,地方政府往往扮演着规划者和驱动者角色,但政策手段“促聚容易促合难”,进入深度发展期后,资源整合与产业链的协同成为提升效能的关键。一旦产业聚集区生态贫瘠,早期优势反而会成劣势。我省不少专家建议,建立决策咨询机制,发挥政府规划及预测作用,防止恶性竞争,充分利用已有的政策、技术、服务、场所等条件,集约发展,培育产业生态。

 

  “培育动漫游戏需要增强发展后劲。”黄心渊等人认为,可充分发挥国有文化企业在资金、人才、技术和传媒领域的优势,通过项目合作和分工协作共同研发生产动漫产品及衍生品。还可以建立优秀产品评选、奖励和推广机制,培养和引导公众对产品的创作兴趣和消费习惯,培育市场环境,扩大我省自主产品的影响力。

 

  “在动漫游戏IP热潮推动下,科技、资源和创意的紧密结合将引领未来潮流,我省行业及衍生品市场蕴含的巨大商机正待挖掘。”省文旅厅相关人士表示,文化与旅游的深度融合,为我省动漫游戏扩大影响、长足发展开辟了新思路,提供了新空间,我们应着力培育以动漫游戏产业为主的文化新业态,积极打造河北省文化产业新品牌。


延伸阅读
中国动画产业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于“中国动画产业网”的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动画产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
其它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