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资讯
您当前位置:中国动画产业网 >> 动漫资讯 >> 国内要闻 >> 浏览文章
在中国做动画有多难?曾经播一部动画几块钱一分钟
2019年06月13日   来源:上观新闻  打印文章

  “成功影片的基础是好故事,重要的事情得说三遍。”“如果动画春天之后立刻进入寒冬,那他眼中的春天一定是吃毒蘑菇产生了幻觉。”在6月12日举行的白玉兰电视论坛动画大师班上,第25届白玉兰奖动画片单元的评委们金句不断,干货满满。随着中国影视对外交流的加强和国际化程度的加深,外国评委们对中国文化和行业现状也有着更加深度的观察和了解,从自说自话式的交流经验,变成对行业痛点的“对症下药”。

 

  怎么讲故事,中国人还没摸到窍门

 

  “文艺工作者要讲好中国故事……” 这样的论述我们已经耳熟能详,但从本届动画片单元评委主席、美国动画制作人、动画咨询师霍文东,这位国际友人的口中讲出,还是稍许令人惊讶。霍文东每年都会在上海呆很长时间,为很多动画片做咨询工作,也和许多中国艺术家保持着合作关系。“今天我又到了曾经奋战的地方,有种回家的感觉。”霍文东对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他的演讲幻灯片里充满“你是最胖的”等网络用语,会引用中国古话,也明白迪士尼动画《花木兰》中,木兰的眼睛形状并不是中国人民喜闻乐见的。

 

  来自日本的动画片评委盐田周三在发言前,特意用中文自报家门,听到观众读音纠偏的回应,他俯下身去请教前排观众“周”的准确发音。除了与优酷、爱奇艺等国内流媒体平台合作,盐田周三也参与了网易《阴阳师》游戏的动画创作,如何与中国了解彼此需求,开展更多沟通合作,也是他所期待的产业未来。

 

  如今,外国评委更加了解中国文化和行业现状,见证了上海影视节对行业发展的推动,也因此,他们深知中国动画目前的弊病在哪里。“我一直在强调,中国不缺好故事。我读到过很多中国精彩的神话故事,甚至罗密欧朱丽叶等许多西方经典故事,在中国都可以找到相应的版本。但要把它们变成影视动漫作品,中国缺的是讲故事的环节和架构故事的能力。”霍文东认为,尽管常有人说好莱坞电影是公式电影,但公式不等于刻板,成功的公式对讲故事非常重要。“中国有太多古典文化值得去拍,我不同意西方人看不懂中国故事的观点,正如欧洲电影全球观众都喜欢。中国不需要为了适应西方观众的胃口去改变故事的内容,但故事的构架才是关键的。”

 

  盐田周三也认为,近年来中国的动画产业在技术上成长非常厉害,中国历史文化中也有很多宝藏可以挖掘,但结构化仍然是短板。“讲故事这块,恐怕中国人还没有摸到窍门。”

 

  业内名言:珍爱生命,远离动画

 

  对于动画行业来说,播放平台也至关重要。盐田周三介绍,如今,有多达900多部日本动画片在中国的流媒体平台播放,这也突破了许多内容和形式上的播放限制。“日本的市场很小,无论观众还是行业人员都比较‘宅’,不会和他人主动交流,这会导致日本动画产业越来越内向化。而且,日本动画题材多样,有些成人动画内容无法在国外动画频道上投放,也带来了许多盗版问题。”在他看来,流媒体平台的出现解决了许多困扰日本动画发展的问题,也大大拓宽了传播渠道。

 

  流媒体平台也一定程度上“拯救”了中国动画。本届白玉兰奖动画单元评委刘阔也是《侠岚》《画江湖之不良人》等热门动画的导演,他指出,日本番剧一般采用周更的方式,国内则是日更,常常一家公司辛苦两年做的片子一个月就放完了。没有长期的影响力,难以打造周边等立体商业链。“十几年前,电视台给的播片费用少的可怜,多则几百块,少至几块钱一分钟。一部片子播完了,拿到的钱只够请朋友吃顿饭,可见那个时候中国动画人生存极其困难。”

 

  2013年左右,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广泛普及,和90后、95后逐步成为主流收视群体,中国动画才迎来快速发展时期。刘阔认为,网络播放平台的多样化、便利化,以及随时随地都可以浏览的特征非常重要,也让中国的人口红利在动画市场上得到凸显。

 

  在日本,看动画是一件非常普遍的事情。日本的成人动画生产量甚至超过了儿童动画,这是让许多国内动画人羡慕的事情。去年,动画电影《风语咒》上演,1900个镜头中有1200个是刘阔在终审前一个月带领团队熬夜赶出来的。“在国内有句话,珍爱生命,远离动画。”但他认为,对于中国动画人而言,最大的难受是来自市场环境不能给予应有的认可。“许多观众还有对动画的固化认识思维,认为动画片是给小孩子看的,在中国做成人动画有点离经叛道的意味。我比较反对中国的动画现阶段急于推广到海外的观点,我们的作品还没有征服本国观众。在走出去前,必须先把本国研究明白。”


延伸阅读
中国动画产业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于“中国动画产业网”的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动画产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
其它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